当前位置:主页 > 应用产品 >
植物也会谈情说爱 探访深圳公园夫妻合欢树

  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奉为爱情经典名言这句诗词,不少人耳熟能详。连理枝说的就是植物的爱情,树枝碰树枝,树枝和树枝长在一起,如人之相拥,永不分开。怀抱浪漫情愫的文人墨客,将连理枝当作牢不可破的爱情象征。可见,植物不仅能装点大地、美化环境,也会谈情说爱,也有爱情故事,也能“谈情说爱”,大千世界,实在微妙而有趣。

  植物间这份爱情,这种浪漫,在深圳也有影子。本报记者近日走访深圳各大公园,了解到了一些关于植物与爱情的故事。

  盛夏时节,洪湖公园的洋金凤开的正灿烂,万绿丛中一朵朵随风摇摆的花,似乎在向人们点头问好,给这个夏秋间增添了不少火红的韵味。

  别看洋金凤舞动的身姿这么轻盈,其实她的美丽是极其柔软的,她有一个生态学上的特殊现象:需要与檀香树相依为命,才能正常生长。檀香树是一种半寄生植物,其根系不能直接从土壤中吸收养分,只能吸附在洋金凤的植物根系上,故被人们戏称为“夫妻树”。植物是世界上伟大的生命之一,它的神奇与坚韧,足以震撼人的心灵,使人得到一种精神的升华。檀香树和洋金凤相依而长,引得无数游人在“夫妻树”前合影留念。

  在绿肥红瘦的季节,有这样的一种睡莲格外珍奇,格外引人注目。她就是“花中君子”并蒂莲。

  一个花梗一朵花正常的荷花严格奉行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的铁律,而变异的荷花,双花同梗,便被当作了歌颂的对象。形单影只的荷花顶多让人想到清廉的风骨,而并蒂莲则好花成双,不但象征爱情,同时也象征祥瑞。洪湖公园荷花研发部工程师陈巧玲告诉记者,并蒂莲的生成几率为十万分之一,是荷花中的“双胞胎”。

  在以荷花为主题花卉的洪湖公园里,有数不尽的荷花绽放着她们的美丽。你看,盈盈绿水上,漂浮着一片片青青的荷叶。青青的荷叶上,挺立着一支支翠绿的花茎。翠绿的花茎上,托着一朵朵丰美的花瓣。如果你曾驻足荷花池边,观察得足够仔细,那你一定发现过几朵特别的荷花,同根花茎上,并列结着一对粉白粉白的莲蓬,在初夏里,并蒂花开,花开并蒂。

  作为一种古老的水生植物,有着美好爱情寓意的并蒂莲更是有着许多的爱情传说。年轻男女因相互爱恋、心心相印而约定白首,在被棒打鸳鸯之后,于荷花池边相抱投水殉情。后来,池塘里开满了茎秆一支、花开两朵的并蒂莲。虽然传说大都有些凄美、哀婉,但人们对这种双人同心、两身齐魂美好爱情的渴慕却是永恒的。

  在莲花山公园僻静的停车场的一隅,一株菟丝子正依附在一棵大树强健的躯干上,默默地向上蔓延着。这株菟丝子的茎呈丝线mm,看去非常纤细、脆弱。但腰肢纤细的她却在这棵大树身上向上攀爬、生长。“菟丝子会抢走她依附植物的各种养分,我们发现一般都会及时进行清理”,莲花山公园杨园长表示。

  菟丝子,是一种藤本植物。她自身的组成细胞不会产生叶绿体,因而不能进行光合作用。所以她只能依靠寄生根插入寄生体内,吸取寄生体的养分以生存。于是,“没你不行”的依赖感成为了这种寄生爱情的核心信仰。

  传说有位长工用她医治好了地主的兔子,故称她为“兔丝子”,后人因其是草本植物,就在兔字上冠以草字头,即“菟丝子”。

  女萝,则是南方菟丝子,她的植物特性与菟丝子如出一辙。李白有诗云,“君为女萝草,妾作菟丝花”。女萝多依附寄生于在高大苍劲的松树,柔软的丝呈下垂状。

  菟丝子、女萝的所寓含的爱情永远都是绝对信任的、绝对依赖的。她们存在于任何公园、郊野的一隅,执着地依赖着她们的宿主,守护着那份“没你不行”的爱情信念。

  在梅林公园古荔区“谷地溪流”,100多棵银合欢从海芋、红背桂、鸢尾植物丛中,卓然挺立而出。她羽状的绿叶正享受着阳光的沐浴,深褐色的躯干上布满了竖条状的裂纹,这些线形轮廓的皮孔是空气进出银合欢的小小门户。8月,银合欢已走进了她的果期。在合欢树下,记者捡拾起一个合欢豆荚,细长状如她的叶子。深褐色的豆荚里包裹了一粒粒深褐色的种子。一树树的银合欢中间生长着看去枝干瘦长的白兰树,梅林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刘延聪告诉记者,野生银合欢有着更强大的生命力,因而对同样喜光的白兰树的生长会有一定的抑制。

  关于合欢树的来历,有这样的一个古老的动人传说。舜帝南巡至苍梧而病亡,他的爱妃娥皇、女英闻之悲恸欲绝,寻遍湘江两岸,终泪尽滴血而逝。后舜帝与两位爱妃的灵魂相合为一,成合欢树,自此日落而合,日出而开,朝暮相拥,相爱相守。合欢花也享有了亲密忠贞、恩爱好合的爱情花语。

  合欢树喜光,喜暖。合欢所寓意的爱情亦是。爱情也要储藏足够的快乐,足够的温暖,也在夜阑寂静时,互诉相思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4 凤凰六合天机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32165498号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